佛山超市货架电子标签

 超市货架     |      2018-11-27 06:13

  2011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家乐福、沃尔玛价格欺诈事件发生后,沃尔玛率先在中国开始了货架标签电子化的尝试。沃尔玛首先在深圳的香蜜湖店安装了电子标签系统。电子标签被安装在变价较多的杂食部门,包括粮油米醋、各种调料、食品、饮料等,总数量约在5000片。当时,电子标签在国内是一种新鲜事物,沃尔玛事先对门店的员工使用情况及顾客的接受状况等信息进行收集,并且在此基础上不断改进并且*终将此系统推广到全国的所有沃尔玛卖场。

  2012年9月,安徽乐城超市首店开业,在这家未来门店里,应用了目前国内行业*端的设备共计数十余项,引起行业关注。作为国内*家上线电子价签系统的智慧超市,乐城总经理王卫指出,“世界上没有一家企业不是通过技术领先而获得成功的。成本是相对的,高技术的投入换回的是高效率和低成本。通过这些设备和技术,乐城超市将为消费者带来颠覆的消费体验。”他表示,全新的电子价签系统的应用,企业得以及时部署价格策略,使价格变更迅速到位,同时也节约了人力成本,为顾客营造了一个相对高端的购物环境,同时很多员工不再做变价相关工作,工作量都因此有所减轻,这也体现了企业对员工的关。。乐城使用的是日本寺冈的电子价签,价格80元/个,这家门店仅此一项投入达数十万元,成本是有些高,但通过规模扩张和联合采购可以降低成本。

  2012年年底,物美在北京的部分门店开始尝试使用电子价签,仅涉及小部分货架的商品。当时,市场上电子价签贵的要60-70元/个,便宜的也要20-30元/个。电子价签的成本较高,是企业不敢贸然大规模采用的主要原因。2014年7月,物美集团为旗下40多家门店生鲜区域实施搭建了“电子货架标签系统”,此举在传统商超市场引起极大轰动。

  通过对电子价签系统领域的不断探索,物美集团至今已经大规模实施搭建了“生鲜电子价签系统”,由电子价格标签、基站、软件、手持移动终端四个模块组成。

  北京物美大卖场的电子货架标签分为正常价签、让利价签、缺货价签三种不同显示模板,配以有色橡胶圈以区分正常商品及让利商品。此外,物美总部工作人员可以通过电脑上的软件平台对各门店内的任何商品实施价格策略,卖场的工作人员也可以根据当天商品实际销售情况,通过手持移动终端来对商品进行灵活的价格调整,抢先实现了线下零售企业生鲜区域的商业智能化。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电子价签方便快捷的调价在生鲜类食品促销活动中作用巨大,电子价签在生鲜类的应用,大幅度提升了生鲜这一非标准化商品区域的促销频率。在促销的时候,价格牌上会很清晰的标注“促”字或“X折”,前来购物的顾客可以非常直观的看到促销信息。这样理货员也能有更多的精力上货、理货,完成更多商品的促销。

  作为国内电器领域的领头羊之一,苏宁也是从电子价签技术的发展看出了其对于促销活动中的巨大便利性。过去,苏宁采用人工更换纸价签,整个变价流程包括价格信息审批、价签打印、人工裁切价签、员工更换价签。众所周知,苏宁的促销活动非常频繁。每次促销,员工都要排队打印价签,完成一个变价流程大约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而通过使用电子价签就可以效解决线上线下实时同价面临的挑战,并将店员从人工更换价签的工作中解脱出来。

  电子价签*核心的应用优势莫过于对价格的智能化管理。苏宁作为跨区域的连锁零售企业,每个地域的价格策略不尽相同,这就需要各部门把价格及时准确的传达到各个门店,并完成对各分店的实时监控。这样才能让客户随时通过电子价签的在线管理平台,直接了解各门店的变价情况。

  点评:除了乐城的未来超市,物美苏宁可以说是在电子价签传入国内后*批敢于吃“螃蟹”零售巨头,通过建立电子价签系统,替代了传统纸质的标签,这可以说是在当时零售业的一个巨大转变。不过,由于当时国内的电子价签技术并不完善,初期投入成本巨大,电子价签方案包含到网络设备、布线年液晶屏电子价格标签的单价,*的在20-30元/个左右(电子纸屏幕会更贵),如果一个门店需使用两万个标签,单店投资在50万左右(包含网络设备、布线、软件等),相比于卖场每年10-15万元的标签更换费用,3年多时间企业可以收回成本。

  有了苏宁物美等传统零售作为领头羊,国内各大零售产业纷纷开始布局电子价签系统,而且伴随着全渠道和线上线下引流等各种发展瓶颈问题,在2015到2016年期间,国内电子价签技术得以迅猛发展和应用。韩国赌场